第一卷 异世风云 第九十五章 赔罪

作者:北京老刘 || 上页目录下页 || 手机阅读都天传最新章节第一卷 异世风云 第九十五章 赔罪
热门小说推荐: 天域苍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绝世唐门 雪鹰领主 不败战神 黑铁之堡 白银之轮 灵域 武炼巅峰 武极天下 重生之围棋梦 裁决 电影世界逍遥行 深渊主宰
杰夫和一干同学跌跌撞撞跑回魔法系校区,呼啦一下撞进医务室,把医务室的老师吓了一跳,所有人都是左腕空无一物、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埃克莱拉在维兰学院魔法系医务室工作将近10年了,作为一个女性医师,而且是长相美丽、身材傲人的女性医师,她在这里一向受到众多学生和老师的喜爱,当然追求者也不在少数,但她总是冰冷以对,绝不假以辞色,因此得了个冰山美人的称号。

    “埃克莱拉老师!!!快快!!快救救我们吧,要是没了左手,我可怎么释放魔法啊!!求求你了老师!!!”

    学生们闹闹哄哄地喊着,埃克莱拉皱着眉头看了看递过来的左手,茬口非常平整,看样子是极为锋利的武器削断的,断口还算新鲜,还有的救。

    “海伦!赫拉!准备净化术卷轴、冰雾卷轴、还有痊愈之光卷轴,我要马上给他们救治,再晚些的话,断肢细胞坏死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埃克莱拉行事很利落,叫上了两个护士就立刻开始为这十几个学生疗伤了。

    “净化!”

    埃克莱拉打开第一张卷轴,将屋内的环境进行了净化,杀死各种细菌。

    “冰雾!”

    她又打开第二张卷轴,将室内温度降低,减缓学生们伤口的恶化。

    埃克莱拉拿起杰夫的断手,轻轻对准他的手腕,然后轻轻念动咒文,只见她手中放出一阵柔和的绿光,杰夫的断手和手腕处瞬间长出许多肉芽交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自己扶好!”埃克莱拉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杰夫赶忙用右手扶住左手,那些肉芽相互交缠,似乎在努力地融为一体,但速度极慢,只是疼痛感减轻了不少。

    接着埃克莱拉给其他学生也如此做了,等最后一个学生扶好自己的手腕之后,她打开了第三个卷轴。

    “痊愈之光!!”

    只见无数金光从天而降,照射在十几个学生的身上,只见他们手腕处的断口立刻开始迅速愈合,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,所有人的左手都恢复如初了,只留下了一道刺眼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了……太好了!谢谢老师,太谢谢您了!!”

    一个学生喜极而泣,埃克莱拉给他治好了左手,无疑也是保住了他的前程,否则单手施法的话,必然会使魔法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杰夫也长出一口气说道:“埃克莱拉老师,太感谢您了,要没有您的话,我们……我们之后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埃克莱拉擦了擦手,依旧是冷冰冰地说道:“净化卷轴10金币,冰雾卷轴12金币,痊愈之光300金币,你们是尤金老师班上的吧,别忘记让他来把卷轴的钱结清,否则你们水系高级3班以后就不要来找我治疗了。”

    杰夫笑道:“老师,您说的这是哪里话,区区322金币,我一会儿就让家里的仆人给您送来!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埃克莱拉最讨厌这种富家子弟,动不动就炫富,“还有,你们这是干什么去了?怎么齐齐被人斩断了左手?难道是剑士系的人干的?他们的武器可是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杰夫闻听此话,鼻子一抽竟掉下几滴眼泪来:“哎,不瞒老师您说,刚刚我们去了一趟特设班,本想着借用一下他们的场地,临时摆放一些东西,过两天就搬走,结果我们去了,客客气气地请求他们,可是没想到,他们大骂我们是垃圾,我们身为高级班的学员自然不能跟他们一般见识,因此任他们百般侮辱也没有回一句嘴,可是他们骂到兴头上了,竟动起手来,我们无奈之下只好连番躲闪,最后一个长相一般的女孩子出来了,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,埃克莱拉老师,您知道我们魔法系的学生体能都差些,哪里能躲开那般凌厉的攻势?所以最后,我们的左手就都被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埃克莱拉柳眉一竖说道,“光天化日之下重伤学生,他们的胆子这么大?”

    杰夫叹了口气说道:“谁说不是呢,我们素来知道,特设班都是些差生和犯过大错的,所以都礼貌相对,生怕惹恼了他们,可谁想,这真是祸从天降啊……”

    埃克莱拉气的站起身来说道:“他们特设班也太过分了!简直无法无天!你们尤金老师怎么说?”

    杰夫说道:“我们怕耽误救治,还没来得及告诉尤金老师呢,就先来的您这里。”

    埃克莱拉点点头说道:“那好,你们去找尤金,我去找校长给你们作证,我到要看看,这特设班究竟有多猖狂!”

    杰夫心下暗喜,知道这栽赃的法子用对了,他本就想找些人去报仇,所以人手越多越好,一定要让特设班那小子吃点苦头。

    杰夫站起身来,假装晃了晃,似乎是体力不支的样子说道:“老师,不用麻烦您了,这事我们自己解决就好了,万一您去了也被那些……那些野蛮的家伙欺负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埃克莱拉冷笑一声说道:“呸,什么野蛮的家伙,明明就是一群混蛋,这事我还管定了,哼哼,老师我也是堂堂四阶水系大魔导师,难道怕了他们不成!你们快去找尤金吧,我这就去找校长!”

    杰夫见火已经点着了,赶忙带着众学生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回到水系高级3班时,尤金的答疑课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杰夫踉踉跄跄扑到尤金脚下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尤金老师……呜呜呜……我们……我们给您丢人了……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尤金一头雾水,他原本还纳闷,自己的答疑课历来受欢迎,尤其这个杰夫,每次都是早早就等在教室里,怎么今天不在了?而且不光是杰夫,还有十几个人都没来听他的答疑。此时见杰夫回来了,一进门就哭,哭的还那么委屈,给他丢人了?这话从何说起?

    “杰夫,你先起来,”尤金将杰夫扶起来说道,“发生什么事了?别着急,说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杰夫声泪具下:“尤金老师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左手腕伸出来,一道鲜明的血痕跃然其上。

    “刚刚我和十几个同学被人斩断了左手,幸亏埃克莱拉老师的医术高明,将我们的断手续接上了,否则……否则我们就完了……呜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尤金一听立刻就火了,大喊道:“什么!谁那么大胆子,敢伤我的学生!光天化日之下,难道没有王法了吗!说,这是谁干的!!!老师一会儿就去给你们报仇出气,一定要把这行凶的混蛋送进大牢去!”

    杰夫止住哭声说道:“尤金老师,之前您不是说让我们把水系实验室里的废旧桌椅都换掉吗?今天正好赶上我值日,所以我就想叫上十几个同学将那些桌椅都搬去特设班的演武场……”

    尤金本来是火冒三丈,可是猛一听特设班三个字,立刻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特设班?”

    杰夫没看到尤金的表情,还继续说道:“以往咱们不都是将不要的垃圾扔到特设班去吗?他们也不敢有什么怨言,毕竟都是些顽劣的学生和垃圾老师,所以我们也照常例搬过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尤金的脸已经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特设班来了个新老师,叫……叫什么玄老师……哼!我看他就是故弄玄虚……”

    尤金脸色开始发黑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了以后没人开门,我着急回来听您的答疑课,所以就踹了他们的大门几下,谁知那破门不结实,几下就踹的裂开了,还是没人来开门,我就火了,然后我想用水龙弹将大门轰碎,反正有尤金老师您的威名在,他们也不敢说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尤金双手开始哆嗦,上下牙关竟不停使唤地连连打颤。

    “结果,我刚念了一半咒文,里面就有人喊住嘴,不知怎么的,我就觉得脑袋发涨,胸口发闷,竟吐血了,您看,我胸前还有血迹。在之后,那个玄老师带着一干人就出来,然后一言不合就将我们的左手都给斩了,尤金老师,您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!!!!!”

    尤金再也忍不住,他几乎崩溃了,接着一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杰夫被抽的原地转了一个圈,当时就蒙了,楞柯柯看着尤金不知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尤金跳着脚大骂:“你……你个混账东西,你是想要了老夫的命吗!竟敢去招惹特设班?你……你他么气死我了!!”

    尤金气的直飚脏话。

    “地上的祸你不惹,偏偏去惹天上的祸,我……我今天要了你的命!!!”

    “啪!啪啪!!”

    尤金疯了一样开始殴打杰夫,教室里所有人都傻了,平日里慈祥和善的尤金老师,现在竟变的状若疯魔,这太可怕了,谁也不敢上去阻拦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。

    尤金打了一阵,突然间停下手来,喃喃道:“不对,不对不对,杰夫,我且问你,这个玄老师有没有说过什么话?如果有的话,一字不差地说给我听,差了一个字的话,可别怪我不顾你父亲的情面,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杰夫被这一顿大嘴巴抽的有些视线模糊了,他不知道尤金老师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,不是应该带着我们去报仇吗?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

    “尤金老师……别打了……别打了,我说,我都说,那个玄老师说:去告诉尤金,我特设班大门损毁,叫他不日来见我!滚!……就是……就是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尤金一听,要叫他去见刘玄,当即一蹦三尺,脸上闪出一种劫后余生的表情,一把抱住杰夫说道:“当真!!!”

    杰夫更蒙了,赶忙点点头。

    尤金长出一口气,用手一抹自己的脸,又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“哼!你们几个平日里嚣张跋扈,以为我不知道么!竟然还想把破旧桌椅放在人家的演武场?难道人家不用的么?简直是荒唐!你们几个混账东西,还不赶紧跟我去向玄老师赔罪!!!”

    “是,赔罪……啊?”杰夫的脑袋肿的像猪头,此时难以置信,“给……给特设班赔罪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尤金拿眼睛扫了一下那十几个学生,“你们,都跟我走!”

    埃克莱拉气冲冲地推开校长办公室的门,然后径直走到康奈尔对面的椅子上一屁股坐下。

    此时康奈尔正抱着四象神龙雕像把玩,简直是爱不释手,脑子还盘算着,怎么将自己家那几个不争气的小子弄到特设班去。结果大门“咣当”一声巨响,险些把他老命吓没了。

    康奈尔也没看是谁进来了,赶忙将雕像揣进怀里坐好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原来是埃克莱拉老师,”康奈尔冷静一下心神说道,“怎么,今天想起到我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哼!”埃克莱拉也不客气,“康奈尔爷爷,我问你,要是有人在学校里伤人行凶,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康奈尔闻听一愣,下意识说道:“当然是移交警卫队处理了,若是情节严重的,就要开除校籍移送到官府定罪,怎么,你怎么想起问这个来了?”

    埃克莱拉说道:“刚才有十几个学生来我这里,左手齐齐被斩断,若不是我治疗及时,怕这些学生可就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康奈尔一听也坐不住了,噌一下起身说道,“谁那么大胆子,敢在维兰学院斩去十几个学生的左手?这……这罪名可不小啊,足够吃上十几年牢饭的了!”

    埃克莱拉将杰夫等人的事从头至尾说了一遍,最后激动地说道:“我不管这新来的老师是什么背景,一定要严惩,太不像话了,哪里有一点老师的样子,简直就是败类!”

    康奈尔听完,面无表情地又坐了下来,他摸了摸怀里的雕像,慢慢说道:“杰夫?我没记错的话,他是尤金的学生吧?”

    埃克莱拉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那还好,不会闹出什么乱子,”康奈尔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说道,“你的医务室那么闲吗?怎么还不回去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埃克莱拉急了,“康奈尔爷爷,您现在应该集结警卫队,然后跟我一起去特设班将那个混蛋揪出来,怎么还赶我回去?”

    康奈尔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埃克莱拉,你爷爷与我是至交,所以,我不会害你的,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,回去吧,就当什么都没听到,什么也都没见到……”

    埃克莱拉见到康奈尔的变化,也感觉出有些不对:“康奈尔爷爷,出了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管?这个玄老师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康奈尔摇摇头说道:“去吧,这件事不是你能管的了的,也不是你能管的起的,便是我和你爷爷来了也无济于事。听我一句劝,踏踏实实回医务室去,好好睡上一觉,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埃克莱拉不傻,她见康奈尔这态度,就知道这次特设班不简单,“那好吧,我先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康奈尔点点头,也没有挽留。

    埃克莱拉转身出了校长室,直奔特设班去了。

    康奈尔在窗户边看着,轻轻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这孩子,真是不听话,看来还得我这老头子去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热门小说推荐: 万古神婿 无敌天帝奶爸 被困万世做祖宗 真武丹尊 魔法师维恩 我有一支惊神笔 打造荒古世界 我有BOSS天赋 最强修真之女神带我飞 系统之无限成就 诸天豪商 太古第一武神 妖孽无上邪帝 妖孽至尊天帝 腾灵立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