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六章 爱与恨

作者:寒冬蝶 || 上页目录下页 || 手机阅读异世铿锵行最新章节第一百三十六章 爱与恨
热门小说推荐: 天域苍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绝世唐门 雪鹰领主 不败战神 黑铁之堡 白银之轮 灵域 武炼巅峰 武极天下 重生之围棋梦 裁决 电影世界逍遥行 深渊主宰
陆渺莹、卫双灵一行人来到阙环城,荀千狐和荀悦没有跟来,荀千狐来景城还有很多的家族生意需要去处理。

    荀悦发了很大的脾气,闹着想要跟去,可她姐姐死活不同意。一是担心妹妹的安全,再则陆、卫两位小姐是去找自己情郎,荀千狐可不想自己的妹妹也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荀悦气恼了好长时间,也幸亏有卫双琦作伴劝慰,她才很不甘的作罢。

    在陆、卫两人出发前,荀千狐把自己的小白狐借给了陆渺莹,这对寻找萧南可有很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出发时,两人都没有通知各自的宗门和家人,所以随行的人都不多。

    善婷婷、袁弘五人却在其列,他们现今本就生活在阙环城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的确是无话,两人心系的虽是同一人,可同样的心思却各有掺杂。

    卫双灵倒是经常和善婷婷、周晴说笑,她这样做,只是为了让陆渺莹知道,她不在乎对方对自己的恼怨,“我知道你对萧大哥情深意切,可我也和他数经生死,经过我都告诉你了,我是有些愧疚,可我都和他那样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她每次想到这里,脸就会忽地火热晕红。被萧南背着,那是最令她沉醉的事,还有窝在他怀里,被她亲吻额头。

    她抬手捋了一下自己鬓发,“让我离开萧大哥,除非我死了!我都那么讨好你,可你对我总说些尖酸刻薄的话……。”

    她越想心里越乱,但追根究底其因由,她就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情绪迸发,“都是你惹的祸,等我找到你,我不把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能把萧南怎样?卫双灵想了好一阵,也没有想出一个解气的方案,倒是他那张充满笑意的脸,老是明亮在她的脑海里,“他没头没脑的,什么都不怕。”

    卫双灵心中一丝酸痛,觉得很委屈,和萧南在一起的时候,她很少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而陆渺莹也爱和善婷婷、周晴两女说笑,她想传递给卫双灵的信息是,“我根本没把你和萧南的事放在眼里,亏我还把你当好姐妹,你却和他做了那种没羞没臊的事,不过没关系,我不和你计较,那该死的色坯子,我要让他生不如死……。”

    她一想到自己为了他受了那么长时间的煎熬,他却在外一直风流,她就气得胸脯起伏、直喘粗气。

    “我要割了他的眉毛。”陆渺莹仿佛见到他扬眉得意的样子,“割了那个下流胚的眉毛?”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挖了他那双见到好看女人就发愣的眼睛。”她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打烂他嘴?”她摇头,“削足、剁手?”她摇头。

    “挖了他的心去喂狗!”她想到这里有些解气,可片刻后仍旧摇头。

    每到此时,她便恨死了出现在脑海中的萧南,“你给我等着,我有的是手段,到时候你会跪着哭着求我饶了你。”

    她似乎见到了那个场景,“饶了你?我会饶了你?你做梦!”

    可她用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想出合适的手段、去惩罚那个她恨之入骨

    的人,这让她的恼怒蹿升。

    阙环城城府内,城主庞欧庭脸色憔悴,他的下首坐着几个从景城玄灵宗来的客人。

    坐在最下首的不是别人,正是曾经在恶灵入侵时加入了空雄派的钱越海。

    在空雄派时,钱越海很快就获得了掌门洪空雄的信任,被提拔当了长老,可当他发现和空雄派作对的是陆渺莹和卫双灵时,他便在第一时间逃离了空雄派。

    钱越海深谙阿谀之道,逃离了空雄派,他没有回到自己位于五相城的彤阳派,而是取道向北,用了数月时间,抵达了景城。

    他来到玄灵宗,在宗门外又等了数月时间,他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等的人诸葛安。

    诸葛安对他本不怎么上心,可在他说的什么牛马鹰犬之类的效忠之词,却合了诸葛安的意。

    于是钱越海便通过这种方式入了玄灵宗,当然诸葛安并没有让他去做犬马之事,倒是把他当做了志趣相投的陪乐伙伴。

    钱越海修为虽低微,不过他极善溜须拍马、取机营巧,入得玄灵宗,不到一年,不单单是诸葛安很赞赏他,就连很多堂主都对他颇有好感。

    在玄灵宗,很多难办的事,只要他有听闻,他便会主动献策或请缨,而且好几次,他都获得了别人意想不到的成效。

    他的办事能力、很快就传到了玄灵宗大长老庞愈的耳朵里,遇到棘手的事,庞长老便会请他来,一来二往,他便成了庞长老宅子里的常客。

    直到数月前,他偶然听闻庞长老侄孙被杀的事,得知杀人者竟是萧南,他大惊过后便是大喜,“萧南?哈哈,还活着,你可是我见到过的最神奇的一个人……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这又是一个难得的立功机会,便径直去拜会了庞长老,见到时,他一脸肃然愁闷,“大长老,这个萧南,我认识,他可不是一个普通人,他和离岸宗的陆小姐可是情侣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怎么可能?你怎么知道?”庞长老闻言大惊,如果钱越海所言不虚,那这事就非常难办了,不过他庞家也绝对不愿因此而吃哑巴亏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,这事千真万确,开始我也不相信,可我见到了通缉令上的画像,我才确信无疑。再说凶手和陆小姐之间的关系,不单是我知道,这景城很多人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于是钱越海便把陆渺莹为寻找失踪的萧南、闹的满城风雨的事、简略的对庞长老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庞长老眉头微皱,问道:“依你之见,那这件事该如何了结?”

    钱越海躬身,心有忐忑的道:“这庞家的仇肯定要报,而陆小姐也肯定会阻挠,如果明来,撕破脸是难免的,这样反而对大长老家不利,我倒有一计……。”

    钱越海说了一个很让庞长老中意的计策。

    “那好,就依你这么办,宜早不宜迟,我这就派几个身边的得力助手去阙环城,你也去,把你的想法告诉我侄儿庞欧庭,免得他莽撞行事,到时候不好收拾。对了,这次你尽心办好这事,事了,我绝对不

    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钱越海在玄灵宗虽有些声名,却无正式的职位,听大长老这么说,他哪有不心花怒放、感激涕零的?

    阙环城大厅内,钱越海起身迈步来到堂中,拱手对城主庞欧庭道:“庞城主,在下钱越海,大长老有话令我单独禀告城主。”

    庞城主目光一闪,对钱越海挥手相招,来到一个书房摆设的侧厅,“我大伯说什么?”

    钱越海自是要把萧南和陆渺莹的事略说一遍,庞城主听完不自觉的张嘴,面露惊讶。

    “庞城主别惊,听我说完,我敢肯定,陆家小姐很快就会来阙环城找城主您,我有一计,一刻也不能延缓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,什么办法?”庞城主激动的声音发颤。

    “城主您赶快派更多的人出去击杀那个姓萧的,如果陆小姐来此要求城主收手,您尽管答应即可。不过派出去的人追杀依旧。

    “杀了,您可以借口说是还来不急对所有的手下收回成命,到时,陆小姐即使怨恨,木已成舟,您又有托词,她再闹,您也有理于前,大长老自会出面为您平息事端。”

    庞城主听完点头,咬牙道:“好!就这么办,我马上去安排更多的人出去,就是挖地三尺,我也要把那个萧南找出来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钱越海嗯了一声,“如果姓萧的提前被陆小姐找到,这事就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庞城主出得门来,自是去安排,他鹞鹰传书各城的兄弟,也不泄露其中计谋,只是假借大伯之名,让做城主的几个兄弟再派好手缉凶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管辖的修炼者,也增派了数千,甚至把自己的长子庞泽也派了出去,这可是他现在唯一的男性子嗣。

    庞泽,不同于他死去的弟弟庞凌,如果说庞凌是一个整日无所事事,只知花天酒地的绣花枕头,那么庞泽则是家中的脊梁。

    虽说父亲是城主,可真正管理阙环城的是庞泽,城内事务十有七八皆由他这个长子一手操控。

    他性格阴冷坚毅,办事果断狠毒。

    恶灵生乱造成的难民想要进驻阙环城时,便是由他派人假扮盗匪、灭杀那些无家可归的逃难者。

    他的那个歹毒计谋,在阙环城周围、造成了上万难民尸横遍野,死者大多是老弱妇孺,焚烧尸体的浓烟整整数日不息。

    生性残忍的庞泽对弟弟却是异常溺爱,这种爱和残忍于他内心多少构建起了一种平衡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病态的内心平衡,一旦失衡,他的行为也相应的发生了改变。

    残忍时他会更加残忍,而残忍过后,他就会觉得脆弱无助,每当此时,他就会独自关在房里,整日以泪洗面、呜咽出声。

    庞泽的修炼天赋算得上是优异,四十多岁,境界已经是魔清境中阶,在同龄的修炼者当中也属难得。

    他多次出城想要手刃仇敌,仇敌没有找到,可他倒是杀了好些无辜的路人。

    以此泄愤,可他的愤怒因萧南的存在永远难平!
热门小说推荐: 祖传土豪系统 渎神录 刑祖 亲爹系统我是谁 仙心御世 天城之上 荒古天帝之邪眸 万物天照 苍梧骑士 无限进化之老子是蚂蚁 鳯归兮 美人鱼族长 混元圣主 快穿之疯回路转 情不知所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