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那年那天

作者:小糯 || 上页目录下页 || 手机阅读大妖归来最新章节第23章 那年那天
热门小说推荐: 天域苍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绝世唐门 雪鹰领主 不败战神 黑铁之堡 白银之轮 灵域 武炼巅峰 武极天下 重生之围棋梦 裁决 电影世界逍遥行 深渊主宰
风飘雪月。

    那是承载着涂山铃和花容记忆的一种花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---

    青丘地处南方,几乎不下雪,竹山比青丘偏北一些,却仍属南方,也几乎不下雪。

    涂山铃听同修们说起家乡的雪景好不羡慕,听得如痴如醉,转头就计划偷溜下竹山,北上北鲜山看雪。

    有位同修家乡就在北鲜山,他说去年北鲜山下的乌托城全城被大雪覆盖,积雪堆到了二楼,她当时就想象,她从三楼往下跳,噗一声栽进雪里,肯定很带劲。

    只可惜她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,就被宋潜给举报了。

    一入冬,道祖就把她拘在身边,她根本没机会溜走,她脑子一刻不停地想辙,人就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“小狐狸!”

    一只手搭在肩上,涂山铃倏然回神,“是你呀,小花猫。”

    花容伸出一只手覆在涂山铃额头上,“你怎么了,不舒服吗?我叫了你十几声都没答应。”

    涂山铃警惕地左右看了看,确定不会突然从哪里冒出个宋潜,才把一个多月来发生的事情说了。

    花容哈哈大笑,“这还不简单么,你晚上到沐月滩来,我带你去看雪。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涂山铃生怕自己兴奋的笑声被谁听到,赶紧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花容朝她眨了眨眼,抱着一叠晒好的衣服走了。

    彼时,他刚上竹山半年,还只是杂役弟子,大把的杂事等着他做,实在走不开,不管有何行动都得等晚上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晚上,涂山铃匆匆甩掉宋潜,偷偷到了沐月滩。

    她到了,花容却还没到,她便挑了块大石头坐着等。

    正值月圆时候,月亮又大又低,她眯起一只眼睛,伸出一指戳月亮,好像真能戳到似的。

    月亮的银辉中,有细细碎碎的东西飘过,她惊诧地睁大了眼睛,又连眨几下,再看去,漫天如絮的雪随风飘过,还伴着清清淡淡的香。

    她兴奋地往前冲,伸手去接洁白的雪花,鞋被溪水打湿了也顾不上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高兴吗?”

    “高兴。”

    花容从一棵树上跳下,手里还提着一只小小的布袋,他走到涂山铃身边,从布袋里抓出什么东西,往天上一撒,鹅毛般的雪便又纷纷扬扬地落下。

    “哇!”涂山铃高兴地在雪里转圈。

    她当时不知道那些“雪”是什么东西,第二天,她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翌日,她照旧去跟着道祖修习,远远的,便看到有一个人揪着耳朵,跪在道祖静室门前。

    那人正是花容。

    花容身前还摆着大大小小几十个花盆,花盆上还有道祖亲手题画,确定是道祖亲手烧制的花盆无疑了,那么里面种的肯定是道祖的宝贝疙瘩花,只是花盆里的花皆消失不见,只剩根光杆了。

    涂山铃走近了,花容还朝她挤眼睛。

    她指着花盆无声问“这个”。

    花容点头笑笑。

    涂山铃笑着揉了揉花容的脑袋,进了静室,往书案前重重一杵。

    “祸害那些花,我也有份。”

    太上道阻淡淡瞥来,“你倒是讲义气。”

    涂山铃正想问这样是不是就不用罚了,谁知道祖却说:“那你就去陪他吧。”

    涂山铃二话不说,抱着书就走。

    花容看到涂山铃出来,明显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涂山铃又揉了揉花容的脑袋,把书往地上一垫,跪在了花容旁边。

    跪完一天后,她才知道,那些被薅成光杆的花叫风飘雪月。

    真是好美的名字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---

    “这是哪个,好大的胆子,罔顾人伦,祭奠悖逆。”

    一朵风飘雪月被捡了起来,又被重重摔在了地上,摔散了花瓣。

    涂山铃神情淡然地收回视线,好像侍者骂的话与她无关一样。

    她一偏头,便看到宋潜正在看她,眼中好像还带着些遗憾。

    遗憾?

    遗憾什么呢?

    涂山铃还想仔细分辨,宋潜却已经迈步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侍者摔了花,好似还不过瘾,嘴里呸呸骂着,脚下还哒哒踩着,好好一朵风飘雪月转眼就被糟蹋成了花泥。

    脚边忽然多出一个人的影子,侍者顺影看去,整个人都僵住了,“重,重光君。”

    宋潜气场冷,眼神更冷。

    侍者膝盖一软,跪在了地上,他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,当年有个人当着重光君的面辱骂天乐元君,重光君就在这奉先殿前,当着众家族的面直接拔剑,要不是湛源君和云林公拉着,重光君当时就要斩杀那个人。

    他今天好倒霉啊,居然被重光君听个正着,偏偏云林公还没来,不晓得湛源君一个人拉不拉得住重光君,真是苦也。

    他眼角余光瞥到已经成了一滩烂泥的风飘雪月,哆哆嗦嗦扒拉过来,捧在手里,讨好地看着宋潜。

    宋潜按着剑柄的手,骨节发白,好似随时可能爆发,拔剑伤人。

    宋潜从来不莳花弄草,那朵姿态翩然的风飘雪月多半不是出自他手,他现在这个样子,只可能是因为涂山铃被骂而生气了。

    涂山铃浅笑摇头。

    她向来奉行冤有头债有主,她现在被骂,不是侍者的错,易地而处,她成了那个不明真相的小侍者,恐怕也会如此气愤地骂害道祖陨落的人吧。

    她走到宋潜身边,小声道:“重光君,湛源君还等着您的。”

    宋潜冰冷的气场凝滞了片刻,倏然消散得一干二净,他连多余的眼神都懒得给侍者一个,径直走向宋家的队伍。

    侍者抬起袖子猛擦额头的汗,连连向涂山铃道谢。

    涂山铃眨眨眼,笑着说:“下次小心点,别再被重光君逮到啦,他好严肃的。”

    侍者深有同感,再次感谢涂山铃的提醒,借着跪像的遮挡,往涂山铃手里塞了一包东西,“御寒的,你偷偷含一片,好过点。”

    隆冬时节,山下冷,山上更冷,修为低下的弟子,参加完整个祭典,就离冻成冰雕不远了。

    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,但除了竹山的人,谁也不敢真的偷借外力保暖,来参加上元庙祭,还嫌东嫌西的,可是对道祖大大的不敬!

    侍者这是以善意回报善意。

    他给涂山铃的小布包上有竹山的标志,即使有其他侍者见了,也不会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朝涂山铃微微颔首,匆匆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涂山铃捏捏袖子里的小布包,浅浅一笑,走向宋家队伍。

    宋渊正头疼着,“子牧,你不来也就罢了,来都来了,转身就走委实不妥。听兄长一句劝,留下来,忍耐两个时辰,可好?”

    宋潜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涂山铃路过,听了一耳朵,心里暗道:十多年不见,宋子牧长本事了啊,这股随心随性的劲儿,真是越来越随她了。大概当年被她荼毒了太久,“毒性”又潜伏了太久,一经发作才格外厉害。

    宋潜叫住涂山铃,“去哪?”

    涂山铃脚步一顿,伸出根手指缓缓指向自己,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宋潜挑眉,那意思非常明显“不是问你是问谁?”

    宋渊扶额望天。
热门小说推荐: 逐月剑之夜小鱼 醉心红尘 仙人游 极暴拳君 万古第一狂婿 诸天老不死 召唤神话之万古一帝 北斗狂神 龙山卫 我有一座天地钱庄 从前有尊大魔王 我家媳妇儿是仙帝 一眼万年唯爱永生 英雄联盟之无双大盗 我该吃药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