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十一·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

作者:国民女污 || 上页目录下页 || 手机阅读我爱她是寂静的最新章节三十一·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
热门小说推荐: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
临走之前,肖崇言趁着众人的视线都没有放在这边,走到阮景身边,淡淡地说。“等我回来,你想知道的,我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她垂在底下的手瞬间紧紧地攥起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她将要面对什么,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阮景下午就回了公寓,她看了一会儿电视,洗了两件衣服,将屋子里所有的地板都拖了一遍,好像在不停地找着事情做,让自己忙起来,全身心地投入到家政的世界里,以至于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的时候,阮景吓了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她这才惊觉,天色已经暗了。

    肖崇言发来了视频通话的邀请,阮景接起,电话里头立刻就出现了肖崇言那张紧锁着眉头的面容。

    他在室内,身后是几个穿着警服忙忙碌碌正在搜查的警员。

    “你们找到那个心理医生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顺着她当初留在蒋家的地址,找到这里时,已经人去楼空了。”

    肖崇言一本正经地说着,拿着手机的手调整了一下角度,让自己的脸在屏幕里显得更加棱角分明,还顺手拨弄了一下头发。

    两个人隔着屏幕对视着,阮景咬了咬手指头,轻咳一声,诚实地说道,“我看你的脸没用,你打开后置摄像头,不让我看一下周围的环境。”

    肖崇言肉眼可见地顿了一瞬,下一秒,镜头翻转,他的俊脸消失在她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“你看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闷闷地,阮景听起来竟然觉得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“往前走几步,让我看看左边的那面墙。”

    肖崇言变成了一个忠实的执行者,阮景说要去哪里,他就去哪里。

    可是渐渐的,阮景笑不出来了,这间心里诊疗室的布置,令她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肖崇言路过一个文件柜,阮景沉声问,“柜里里的文件是什么?”

    肖崇言取出文件打开,使上面的内容崇者摄像头,自己则在一旁解说道,“不是什么有用的东西,是一些空白的心理询问问卷,我猜是掩人耳目用的。”

    半天没有再听到阮景的回话,肖崇言忍不住问,“阮景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阮景低头看着这熟悉的问卷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个心理医生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摄像头转了回来,紧接着,肖崇言拿着手机往外走了一段路程,周围逐渐安静了下来,他才皱眉冲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见过她?”

    阮景点点头 ,叹了一口气,“你记得我刚醒来的时候,遇见的那个假医生吗?”

    “是她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觉得那个房间的布置很眼熟,后来又看了那一份调查问卷,如果不是全国的心理问卷都一样的话,那就应该是她——我刚醒来试探我的、抢走你项链的、蒋唯心的心理医生,都是她,她会催眠。”

    催眠。

    这就很好滴解释了她是如何控制蒋唯心的,就连自己也曾险些着了她的道。

    肖崇言也跟着沉默了一会儿,他沉吟着,“我知道了,我很快就回去......这件事,等我回去跟你一起说。”

    好半天,肖崇言没有听到阮景的回话,手机镜头摇晃了一下,冲着地,肖崇言心里突了一下,“你那边怎么了?”

    阮景的声音传出来,依旧平稳,“没事,我知道了,撂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被切断,肖崇言拧起了眉头,将手机往大衣兜里一揣,急急地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常桉正巧出来,跟他撞了一个正着,“崇言,你看见于泽那小子了没有,他不是跟我们一起来了么?怎么人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见他面色凛然,常桉忍不住问道,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去,立刻。”

    常桉大惊,“不是说顺便转道滨江接个人么?你不跟我去?”

    肖崇言直接摇摇头拒绝,“我担心阮景那边遇到了情况,你自己去吧,我们回柳川再见。”

    肖崇言决定的事情,一般人动摇不了,常桉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的背影,宛如一只龙,急哄哄地要回到山洞里守护自己唯一的珍宝。

    他和肖崇言是很多年的朋友了,现在的肖崇言,更多的时候都是将自己包裹上一层儒雅的外表,用文质彬彬和温和待人掩饰他眸中的暗光,但是常桉曾经亲眼见过他疯狂的模样,举个不恰当的例子,那模样能让很多变态杀人犯都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所幸,能令他如此不淡定的,从始至终,都只有一个阮景而已。

    而那个令肖崇言不淡定的阮景,此刻的的确确正处于一场危机当中。

    她公寓房间那扇号称价值几万的,只能用入住人的指纹才能打开的大门,被人轻易地从外面划开,一个颇为面熟的女人,宛如闲庭信步一般走进来,好整以暇地冲她微笑着。

    阮景不动声色地撂了电话之后,分神思考着待会儿去投诉防盗门生产商家的可能性有多大。

    不用她招待,女人自顾自地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,偏了偏头。

    “阮景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阮景不置可否,“医院、心理咨询室以及现在,第三次了,这次你没有蒙面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轻笑了一下,

    “准确地说,是第四次——不过你失忆了不记得也是情有可原。”

    阮景不喜欢打这种机锋,神色间浮现出几分不耐烦,“三次也好,四次也罢,你现在不请自来肯定不是为了跟我争论这个,说吧,有何贵干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笑了笑,神色中难掩自得,“不要这么不友好,我这次来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阮景也讽刺地笑了,眼神冰凉一片,“你以为,经过上次被你用枪指着脑袋之后,我还会无所防备,将我自己的人身安全交付到你们手上,生死全看你对我有没有恶意,不瞒你说,我家里布满了感应器,只要我出了事,不出三分钟,柳川市就会戒严,保证你长了翅膀也飞不出去——不是因为我的命值钱,而是因为警察太想抓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也不惊慌,只是眼角笑意稍淡,“那就直说吧,这一次我来,真的没有恶意,最起码,在让你恢复记忆的这件事情上,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告诉我,你是特意来帮我回忆往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女人站起来,在阮景警惕的神色中掏出一个信封放在茶几上,缓缓地推了过去。“这些东西,可能会对你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阮景没有动。

    那女人站起来,环顾四周,轻嗤了一声,“你倒是镇定得很......你这屋子里要是真的有传感器,怎么我呆到现在都没有人来抓我?”不待阮景回答,她的笑容愈加扩大,“不过幸好你只是说说而已,要知道,我也从来不敢小瞧你,为了我自己的安全,我呢,也做了点准备。”

    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,女人踱步到窗前,温吞地往楼下望去,如果这时候阮景也跟着看下去,就会发现,小区内无故多了几辆黑色的轿车,车玻璃都是不透明的,根本无从揣测车内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走了,东西给你了,你要怎么理解就是你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语调带着恶意的调侃,仿佛在为自己不能亲眼见到那一幕又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门关上,屋内重新剩下了阮景一个人,白色的信封有种厚重感,鼓鼓囊囊的,静静地躺在茶几上,像是一个潘多拉魔盒,诱惑着人打开它,但是却不能保证,盒子里面的是“毁灭”,还是“希望。”

    阮景移开目光,木着脸走到窗前。

    视线可及之处,那女人走下楼,便上了一辆黑色轿车,几乎同时,小区里面的黑色轿车同时发动缓缓地驶了出去,乍一看像是那户人家在接亲,只不过这些车都没有牌照,也没有小红花罢了。

    阮景抬手拨通了电话,“她走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对面是于泽不耐烦地回应,“看见了,我已经在跟了......妈的,这些人太小心了,一出小区门口就散开去不同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你说——她加速了,我先撂电话了!”

    嘟嘟嘟——

    电话那端顿时一阵忙音,阮景在窗边呆呆地站了一会儿,按灭了一个来自肖崇言的电话,走回客厅,仔仔细细地记下了防盗门的型号,然后又上网查了服务商的客服,认认真真地将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立刻让人过来给我换门,不开玩笑,要是出了刑事案件,你们哭也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客服小妹妹吓得差点当场报警。
热门小说推荐: 三界之城市猎人 末日仙尊 妖孽龙皇在都市 我的创业时代 梦回二十一年前 远方寻梦 我永远不死 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最上超能师 炎少宠妻上瘾 你跑不过我吧 婚深意浓 犹记惊鸿照影 华娱之闪耀年代 最强手机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