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,今天晚上,让我干你5次,我就和你离婚!

作者:歌月 || 上页目录下页 || 手机阅读首席总裁,爱你入骨最新章节111,今天晚上,让我干你5次,我就和你离婚!
热门小说推荐: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
    子衿耳廓处一阵酥.麻,原本就保持着小心翼翼的呼吸,瞬间就更是微弱了。他靠的自己太近,不管是多少次这样暧昧的举动,却依旧是能够带给自己太过明显的心悸。

    有些人,大概是真的,连呼吸都具有魔力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话,还是让子衿瞬间回过神来,就像是有人拿着锤子重重地击在了她的后脑上,子衿有一种当头棒喝的感觉。

    ——我喜欢你的小性子,我想要你。

    喜欢,想要你……

    所以,他就可以这样,肆无忌惮地对自己玩尽各种暧昧,哪怕是身体的接触,对于他来说,应该也是寻求一种刺激,只是因为他对于自己,有那么一份喜欢,想要得到。

    是,这种看似禁忌的桃色缠绵,给这样高高在上,又不可一世的男人带来的渴望和刺激,仿佛也变得更是深沉了。

    她不能去想,顾彦深对于“喜欢”和“想要”是带着一种怎么样的心态。一时兴起,只是对于这样的感觉有一种莫名的征服欲,或者是,别的什么……

    可是她能够明白的是,站在自己的立场上,看待这两个词的时候,只剩下——道德,羞耻。

    “顾彦深,你觉得……你要得起么?”呼吸渐渐平复下来,连带着心跳也是,子衿就这么平静地看着撑在自己身上的男人,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现在,还是乔景莲的妻子,乔家的儿媳妇,而你,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顾彦深蹙眉,低沉的嗓音,一字一句,又透着专属他的霸气,“那又如何?你觉得,我会在乎?”

    他伸出修长的手指,微凉的指尖轻轻地抚过子衿的眉心,她微微蹙眉的样子,让他不是很舒服,这么细长的两条柳眉,应该是舒展开来,或者是染上笑意的,“子衿,听好我现在说的话——男人,生来就应该是去解决问题的,而不是把问题丢给一个女人。我很开心的是,这一次,遇到了谢灵溪的事情,你能够想到我,并且告诉我,所以这件事情,我会摆平。当然,以后还会有很多的事情,如果你能够在每一次都想到我的话,转过身来看一看,我一直都对你伸着手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如果一个男人,抱着你,吻着你,帮你舒展眉心,霸道却又不失温柔的对你说——不管发生什么时候,回过身来看看我,我一直都对着你伸着手,想要帮助你。

    那代表了什么?

    子衿整个心尖都剧烈的颤抖起来,眸子深处有什么东西在悄然融化着,她不能控制,心里深处有一个声音,一直都在大声地告诉自己——不可以,不行,不能想,但是太过强烈的感觉,却一直都在牵引着她……

    这种感觉,在她看着自己头顶那张足以让无数女人为之尖叫的深邃五官的时候,更是鲜明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颤抖了一下,红唇紧紧地抿着,心脏的位置也在大声地震动着,看着那双墨色的瞳仁之中,倒影出来的自己,脸颊酡红,眼神欲说还休,她几乎都不敢相信,那是她自己么?

    这样的表情,到底是……什么意思?

    公寓的门铃忽然大响起来,打断了一室暧昧的旖旎,子衿猛然回过神来,意识到自己刚刚不由自主的沉沦,她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,顾彦深没有注意到,不小心就扭动了她受伤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子衿疼的眼眶一红,猛抽冷气。

    顾彦深也不敢再做什么,连忙松开了她,蹙眉,满脸担忧,“疼么?”

    子衿咬着唇,心想着,能不疼么?手腕上的骨头就跟碎了一样的疼,她只点了点头,没力气说话,也没有力气推开他。

    门铃还在响,顾彦深知道是医生过来了,起身大步走过去开门,果然见到熟悉的陈医生,提着一个医药箱站在门口,见他开门,恭恭敬敬地颔首:“顾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顾彦深让出一条道,医生一进门,他就指了指沙发上的子衿,“给她看看,手腕好像弄伤了。”

    陈医生一见到子衿,眼角不着痕迹地跳了跳。

    在C市的人,和顾彦深有那么点关系的,不管是合作,还是上下属,又或者是像他这样的,私人医生,但凡是认识顾彦深的,都知道他和乔家的关系。知道乔家的人,就不可能不认识申子衿。

    加上这个陈医生,偶尔也会给乔世筠检查身体,对于乔家的人,更是熟悉。

    他应该,没有看错吧?

    这个坐在沙发上的女人,不是乔景莲的老婆,申子衿么?

    怎么……现在会和顾彦深在一起?孤男寡女,就这么在顾彦深的公寓里,不管是谁见了,都会有不一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医生还是有医生的职业道德,更何况,顾彦深的事情,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去过问的。陈医生心中有所怀疑,也不敢多说什么,收敛了心头的情绪,他十分自然地上前,帮子衿检查了一手腕。

    “不小心弄伤了吧?没什么大碍,不过要休养几天,最近就别使力了,洗澡的时候注意一下,最好不要碰到水,我帮你弄点药水,然后包扎一下,再配点消炎和消肿的药吃一下,大概3-5天的样子,应该就会消肿了。”

    陈医生动作利索地帮子衿用了药,又给我包扎了一下,还给她开了一个药方,不过自己自然没有带药过来,所以就交给了顾彦深。

    送走了医生,子衿也坐不住了,指着顾彦深手中的那个药方就说:“把这个给我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饿不饿?”顾彦深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,“差不多到吃晚饭的时候了,吃点东西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选择拒绝我,我是不是也可以选择不让你走?”顾彦深眯起眼眸,打断她的话,欣长的身躯陡然逼近了几分,薄唇一勾,伸手挑起了子衿的下巴,“当然,我更乐意你选择后者,这里就我和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饭。”

    子衿伸出没有受伤的手,一把推开了顾彦深挑着自己下巴的手,秀眉拧着,到底还是有些忌惮他的,他也不是只说不做的人,要真对自己做点什么,她似乎是真的,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谢灵溪换了一件艳红色的吊带,又拿了最新买的香水,据说这样的味道,能够刺激男人的情.欲,她往自己的腋下涂了一些,然后又拨弄了一下自己的长发,最后才转身走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公寓的门锁突然卡擦一声,有人进来了,她知道是乔景莲。

    站在卧室门口沉吟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她这才抬腿走出去。

    客厅里,乔景莲脱掉了身上的外套,坐在沙发上,一手按着自己的眉心,谢灵溪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站在了他的背后,伸出柔软的手,轻轻地按在了他的太阳穴上,然后有一下没一下的帮他按摩,“很累么?”

    乔景莲微微扬起脖子,将后脑靠在了沙发上,他没有睁开眼睛,闭目养神,没什么情绪地“嗯”了一声,好似十分专注地享受着身后的女人,为他做的按摩。

    谢灵溪有些痴痴地看着这张英俊的脸颊——乔景莲的五官长得好看,不同于顾彦深的那种深邃内敛。他个性张扬,连同五官也仿佛是染上几分跋扈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人,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,真正的公子哥,所以身上的那股气质,就更是明显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谢灵溪就是喜欢这样的男人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他有资格去张扬他的个性,将全世界踩在脚下,也会显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,是她心目中最渴望的男人,所以5年前,她才会在英国不顾一切地离开顾彦深,只是因为他的一个电话……

    那么现在,她坚持了5年了,连顾彦深都放弃了,只是为了抓住眼前的这个男人,眼看着,就要成功了,难道因为一个乔世筠,她要放弃这个她一辈子的“渴望”和“梦想”?

    不,当然不能!

    谢灵溪手上的动作一顿,白希的手臂水蛇一样绕上去,从后面抱住了乔景莲,柔软的嗓音,染上了几分委屈,“莲,今天……有人找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乔景莲依旧没有睁开眼眸,没什么情绪地哼了一声,“谁找过你了?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紧闭双眸的男人,骤然睁开了眼睛。乔景莲蹙眉,看着头顶上方那张精致的脸蛋,沉声追问:“他找你?什么事?”

    谢灵溪眸光闪烁了一下,顿了顿,才绕过了沙发,坐在了乔景莲的腿上,她的双手环绕着乔景莲的脖子,似乎是犹豫了很久,才低声说:“……有件事情,我一直都没有和你说,景莲,我现在很想告诉你,但是你能不能先答应我?不管是什么,你都要相信我爱你的心,不要怀疑我,我不是故意……”

    乔景莲的眉峰始终都是紧蹙着,不过似乎是没有打算开口接话的意思,在等着怀里女人的下文。

    谢灵溪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神色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她总觉得,最近乔景莲对自己,和以前是有很多不一样。他虽然每天晚上还是会来这里睡,可是,身上却平添了几分冷漠淡然,让她有一种,摸得到,却又感觉不到的恍惚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,眸光一狠,豁出去一般,开口:“……我……我其实没有怀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乔景莲伸手一把扣住了她的肩膀,俊容上闪烁着几丝不敢置信,片刻之后才咬牙切齿地低吼,“灵灵,你骗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的,景莲,我……我一开始是真的以为我自己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谢灵溪将之前打好的草稿都说了出来,搭配着她那堪比影后的演技,每一个字都是感情充沛,让人不得不信服,“……对不起,我真的不是故意骗你的,我当时去医院检查的时候,不知道是不是医院搞错了,还是老天和我开玩笑,我拿到的确实是我已经怀孕了的单子,可是……可是就在前两天,我又去医院之后,我才知道,原来是一个乌龙,我很伤心,很难过,我更怕你会怪我,会误会我欺骗了你……我知道,你最讨厌别人欺骗你了,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景莲,你原谅我…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乔景莲伸手按着谢灵溪的肩膀,将她整个人一提,自己也跟着站起来,谢灵溪被他大力地推得一踉跄,索性的是,乔景莲还抓着她的手腕,她才没有摔倒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同床共枕了那么多年的女人,乔景莲的眉头越蹙越紧,他捏着她手腕的力道也在渐渐加大,直到谢灵溪一张惨白的脸上布满了惊恐,惊呼着“疼”的时候,他才猛然松开。

    “我爸已经知道了,你的肚子是假的,所以他找了你。”乔景莲眸光冷飕飕的,薄唇勾着一抹嘲讽,只是不知道是在嘲讽这个女人,还是他自己,“你迫不得已了,才来告诉我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,景莲,我……我真的不是故意欺骗你的,我也是被欺骗的!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凶?你以前从来都不是这样的!我也是真心要为你生孩子,我现在没有怀孕……也许,也许是老天爷的帮助呢?你还没有和申子衿离婚,我也不想我们的孩子是私生子,你只要和申子衿离婚了,我们要个孩子,不是很容易吗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和申子衿离婚?”乔景莲几乎是脱口而出接了一句话。只是,话一出口,两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谢灵溪原本还一脸委屈的摸样,此刻却完全是意外,震惊,然后眼底渐渐涌上了阴狠,她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手指,修长的指甲几乎是要嵌入自己的掌心中去,突然冷笑了一声,“呵!原来……原来是这样,你不想和申子衿离婚?你竟然……不想和她离婚?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啊?!我算什么?你告诉我,我谢灵溪对于你来说,算什么?!情.妇?小三?玩玩就算了?我跟在你身边那么多年,我心甘情愿,所以就活该被你这么践踏么?你曾经说过的,你说你会让我光明正大,你都忘了是么?”

    谢灵溪几乎是疯了一样,红着眼眶,抓着乔景莲的腰部的衬衣,不甘心,大吼,“那个申子衿,她一回来,你就要这么对我?她很好?她很好是不是?她那一脸清纯的摸样,让你很心动,对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够了!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乔景莲烦躁地抓了抓黑发,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刚刚那句话,就像是没有经过大脑皮层一样,就这么冲口而出,又好像是理所当然的。但是现在看着谢灵溪那伤心欲绝的摸样,他到底还是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跟了自己那么多年,她有不好的,但是她始终都是把干干净净的身子交给了他,他5年前负了她,可是她却没有对不起自己……

    乔景莲对谢灵溪的确是一直抱有一份愧疚的心态,所以这5年来,对她很是纵容,加上她刚刚那些质问的话,到底还是让他心软。他轻叹了一口气,伸手按着谢灵溪的手,试图放平语气,“灵灵,我不是这个意思,你别乱想,我不和申子衿离婚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乔景莲蹙眉,眼神闪了闪,“你知道,她手上有5%的乔氏股份,她现在和我离婚的话,损失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谢灵溪泪光盈盈的样子,楚楚怜人,她伸手,一把抱住了乔景莲,哽咽着嗓子,“景莲,我真的不是故意欺骗你的,我很想为你生孩子,我很想和你在一起,光明正大的……你原谅我。对不起……对不起,我刚刚太冲动了,可是……你爸爸他逼着我,让我一定要离开你,我真的好害怕,你原谅我……我不能失去你,我如果失去你的话,我什么都没有了……抱着我……景莲,抱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泪眼迷蒙,却又不顾一切地吻上了乔景莲的薄唇。

    乔景莲的身体似乎是有片刻的僵硬,脑海里,几乎是不受控制地闪过一双澄澈的眸子,他只觉得后脑一沉,蹙眉,伸手按住了谢灵溪的后颈,反被动为主动。

    谢灵溪身上就穿了一条吊带,很快就被男人扯掉,推倒在沙发上。乔景莲一手揉着她柔软挺立的胸.部,一手解开了自己的皮带,丝毫不克制体内最原始的欲.望,一手扯下了男士内.裤,就握着自己那已经坚硬的分身,分开了谢灵溪的双腿,撞进去……

    偌大的客厅里,很快就响起了男人的粗喘声,和女人的呻.吟声,靡乱不堪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车子停在了乔家别墅的车库里,顾彦深熄火。子衿刚准备伸手去解自己腰间的安全带,一旁的男人却是快她一步,陡然俯身,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扣安全带,啪一声,解开,他却并没有马上坐正身子,只是缓缓地抬起头来,原本狭小的车厢里,因为他的刻意靠近,一瞬间,连空气都稀薄起来。

    “明天不用去公司了,这几天就在家里休息,项目的进度,我今天看过,没什么问题,交给慕晨初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子衿想着自己的手腕也疼,对于他的安排,她没有逞强,点了点头,却是将身子往后仰,后颈抵在了座椅上,想了一路的话,终于还是说出口:“……其实,有件事情,我想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顾彦深挑眉,“嗯?”

    子衿抿了抿唇,看向他,“……你在外面有公寓,其实可以不用住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顾彦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,打断了子衿后面的话,她只能咽了回去,顾彦深摸出手机看了一眼,就接起了电话。子衿看着他推开车门走下了车,自己也不好一直坐着,她刚刚是想说,他要是不住在乔家的话,她会觉得轻松不少,不过既然现在不方便说,那么之后再找个时间吧。

    推开车门下车,正好看到他挺拔的侧身,温柔的侧脸,不知道是谁给他打的电话,他整个人都柔软了不少,连语气都是:“……我知道,那边现在4点?以后别那么早起来……嗯,我很好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子衿下意识地攥紧了手中的包包,一时,只觉得胸口沉闷,好似被什么东西给堵着一样。

    她拧起秀眉,转身,就朝着别墅的正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客厅里没人,今天乔世筠去了英国,李睦华和乔景婷现在都不住在这里,偌大的别墅就更显得空旷了。

    子衿去厨房喝了一杯水,很快就朝着二楼走去,在楼梯转角处,她听到3楼好像有人说话的声音,一听才知道是乔景婷的,在打电话,看来她今天在家里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乔家,乔家小姐回来,也没什么好奇怪的,子衿想着尽量不要和她碰面了,就快步朝着主卧室走去。门推开,她伸手按下了玄关处的开关,一屋子的黑暗顿时被光明所取代,她一抬头,整个人却僵硬。

    “……乔景莲。”

    心脏咚咚一跳,那抹站在落地窗口地身影,不是乔景莲是谁?

    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病?在房间里都不开灯的么?可是子衿还没有从刚刚的意外之中回过神来,再度将视线落在那抹双手负背站在窗口的男人的背影上的时候,她的心跳更快了。

    他站着的这个位置,正好可以看到顾彦深的车子,刚刚她是从他的车上下来的,是不是……连带着在车厢里,他给她解开安全带的动作,他也……尽收眼底?

    子衿心跳有些乱,到底还是心虚的,而且,乔景莲不是从来不回家的么?今天怎么……

    “申子衿,你不是想和我离婚么?”

    站在窗口的男人,忽然出声,打断了子衿紊乱的思绪,她眸光一闪,呼吸也跟着一窒,很快就看到乔景莲慢慢地转过身来,两人隔着一段距离,可是子衿莫名觉得心慌,手还扶着门把,身子往后稍稍退了退,又听到那头的男人说。

    “把乔氏5%的股份还给我,另外,还有一个要求。”乔景莲嗓音不急不缓,手伸上来,动作慵懒地解开了自己的衬衣扣子,他嘴角一勾,弧度放肆恶劣,“今天晚上,让我干*你5次,我就和你离婚,怎么样?”

    *那个啥,继续求月票!周三加更12,周日加更2字!我多努力,你们呢?不给力的话我就减少更新啦,哼哼!
热门小说推荐: 重生之我的网络帝国 都市龙渊战神 豪门龙婿 美梦情人 当缪斯轻语 鬼妖娘娘驾到 总裁爹地超凶的 我家医圣太妖孽 文艺圈巨星 我真的不是原创 长生赘婿医圣 那些日子已在别处 超级度假村大亨 影后的咸鱼男友 广漂的那五年